芭乐丝瓜向日葵黄瓜草莓网站

   “你到了国,给我个消息,还有,你小姨肯定不会放过你,记得拍下录像,她马上会嫁给楚煜冰的,有了录像,她也不敢动你,这样也能护你平安。”邢不霍嘱咐道。

   穆婉感觉到他的关心,眼睛微微泛红了,“不霍,如果,我说如果……”

   她的脑子里转的很快,想要知道,如果她出现在白雅前面,他会喜欢她吗?

   又一想,她如果出现在白雅前面,那她也只有14,15岁,邢不霍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只会把她当做小妹妹。

   正如现在,他的心部在白雅那里,把她当做妹妹,现在对她好,也不过是妹妹而已。

   她再问如果,不过是自欺欺人,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他们即将分离,还成了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一对。

   “如果什么?”邢不霍问道。

   穆婉扬起了笑容。“如果你再婚了,会请我喝喜酒吗?”

   邢不霍眼神暗淡了下来,确定的说道“不会。”

   因为他不会再婚了。

   穆婉的心好像被蜜蜂蛰了一下。

   他不会,是因为心在白雅那里,不会再婚,还是,不想以后和她来往了?

   白色衣衣的静谧时光

   “我会,等我结婚的时候,我会邀请你,你回来吗?”穆婉问道。

   邢不霍猛的停下了车,身后的车子差点撞上来,呼啸而过。

   邢不霍看向她,隐藏了很多情绪,“你希望我来吗?”

   “既然邀请了你,肯定是希望你来的。”穆婉轻柔的说道。

   “那我会来。”邢不霍沉声道。

   穆婉伸出了小手指。“那我们拉钩。”

   “怎么还像小孩一样?”邢不霍怜惜的看着她。

   “我比你小十几岁,在你的面前,本来就是个小孩,你勾不勾?”穆婉催促道。

   邢不霍勾住了穆婉的小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的是……”穆婉还没有说出口,邢不霍猛的握住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

   穆婉不解的看向他,眼神清澈,好像林间无人打扰的清泉,咬了咬牙,抽出了手,“坐好了。”

   穆婉估计他要飚,握紧了门上的把手。

   邢不霍开车,度没有快,反而比之前更慢了。

   她把手放下来。

   “我其实,还是很好奇,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最后的时候,都不告诉我吗?”邢不霍问道。

   “他啊,是一个看似无情却有情的人,性格嘛,一般人觉得他活泼开朗,事实上,那是他的外向,他有他的城府,他的守护,是个人品道德都很高的人,在我心里,是一个英雄。”穆婉含糊的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在我们结婚以前?”邢不霍好奇道。

   “嗯,在我们结婚以前就见过。”穆婉回答道。

   “那你,怎么会答应嫁给我?”邢不霍更好奇了。

   “不知道,一时冲动吧。”

   “后来你们有见过面?”邢不霍再次问道。

   穆婉看向他,“我再说,你就该猜出他是谁了,我不想说了,不霍,我想休息会,到达机场的时候你喊我。”

   她闭上眼睛,不是困了,不是想休息会,只是怕他再问下去,邢不霍何其聪明的人……

   邢不霍看着穆婉,开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邢不霍的车子也开得越来越慢。

   但,再慢,也终会开到终点。

   他停了下来,穆婉睁开眼睛,心里闷的厉害,眼圈也红了,不想邢不霍看到她哭,“不霍,你就送到这里,我进去了。”

   “我送你进去。”邢不霍说道。

   “不用了,结局已经注定,终须一别,我希望你能够一直做总统,长长久久的,我还能通过国际新闻看到你呢,以后跟我的小学同学吹牛,那个,以前是我老公,他们肯定羡慕的奋。”穆婉开玩笑的说道。

   “我送你进去。”邢不霍说的坚定,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她的行李箱。

   他拎着行李箱,走进了机场,问道“哪个登机口?”

   “我不需要去登机口呢,先去换票,托运,然后去候车室。”穆婉解释道。

   “嗯。”邢不霍知道了,跟着她的后面去换了机票,穆婉托运了行李,看向他,“你回去吧,今天上班本来就晚了,他们那些人,各个等着你出错,我们偏不出错。”

   邢不霍伸手,抱住了穆婉,紧紧的,抱着,“珍重。”

   “嗯,你也珍重。”穆婉轻柔的说道,没有伸手抱邢不霍,怕不舍,怕情绪没有控制住,在他的面前崩溃了。

   邢不霍松开穆婉,穆婉转过身,径直去候车室的方向,没有再回头看他。

   她带着眼睛,围脖,围脖围到了眼睛下面,已经泪流满面。

   邢不霍,人品是高的,她自认为长的不错,还年轻,五年里,即便她主动,他也没有碰她。

   他尊重她,保护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到了当初的承诺。

   再见了,不霍。”

   下次见面,穆婉已经不是穆婉,而是留着项家血液的项婉,面目非。

   穆婉进了候车室,坐在椅子上着呆,要登记了,她也没有现,知道广播里在喊她的名字,她才缓过神来,充满拎着包登记。

   地勤查看着穆婉的身份证,怪异的目光打量着穆婉,“总统夫人?”

   穆婉微微一笑,“已经不是了。”

   她朝着飞机上走去。

   “总统夫人本人可真好看啊,比直播的时候更美。”

   “我们的总统也帅啊,本来多么相配的两个人。”

   “你没有看直播吗?她好像被人设计了,不过,她哭着说,被人冤枉被人陷害的时候,好美。”

   “我看了,她还说自己不配做总统夫人,我都跟着哭了,哎,好希望她能和总统大人复合。”

   穆婉坐到了椅子上,没有听到地勤的聊天,看向窗外。

   这里,不知道何年马月还能再来,或许,有生之年,这是最后一次待在这片土地上。

   时间,总是会往前,不会停下来。

   穆婉从飞机上下来,刚出机场,四五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的人站在她的面前,“穆小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是秦汤汤,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