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棉袄最新地址

*** 夏繁星接过茶杯,将杯沿递到了嘴边。

似笑非笑的斜睨了一眼这位肤白貌美的孕妇,“你是不是觉得自已演技很棒?”

孕妇轻拂碎发,淡然道,“我不明白你在什么。”

“范思哲的衣服、香奈儿的耳钉、爱马值的鞋、积家的手表……”

夏繁星每一个字,孕妇的脸色就微微一变,她双腿一软,便想要跑!

夏繁星的手,凌空一抓,孕妇的长发,便被夏繁星紧紧的握在手中。

“疼,疼,疼!”

夏繁星将孕妇扯到自已的面前,强迫她看着自已的眼睛。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仿佛怕是吓到孕妇腹中的婴儿似的。

唯有孕妇知道,她的声音有多可怕。

像是鬼魅在她的耳畔低语。

“我爸在哪?”

清纯素颜美女白皙娇嫩香汗淋漓

孕妇看着夏繁星,她之前听燕家的人,自已的男人,是被一个十三岁的丫头杀死的。

她不相信。

可现在……她信了。

这个夏繁星的气场,太强大了。

她明明坐在竹椅上,却仿佛如同是坐在九霄云端一般,俯视苍生。

“在地窖里。”

孕妇颤声的回答。

夏繁星一巴掌打到孕妇的脸上,“别以为你是孕妇,我不敢拿你如何?”

孕妇的半边脸,迅速的肿涨了起来,她的嘴里,是鲜血。

“后山上的脚印是你的。”

孕妇没有料到,夏繁星年纪,洞查力如此的敏锐。

“夏繁星,你不是就想知道你爸有没有事吗?我偏不告诉你,有本事,你杀了我!”

杀人?

哦,不!

她夏繁星,从不亲手杀人。

杀人是犯法。

她可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挑衅我?”夏繁星的手,伸到孕妇的下颌处,她的指尖抬起她的下颌,薄唇轻启,“如你所愿。”

孕妇的手,蓦然间伸到了自已的腹部处。

她长长的指甲,像是刀子似的,不停的抓着自已的腹部。

鲜血一滴一滴的从肌肤里渗透出来。

孕妇的脸上,并没有疼疼的神情。

她的脸上,是一片快意。

“你在做什么?”

有个男人跑了回来,当他看见跪在地上,使劲的挠着自已腹部的孕妇时,连忙一下的拉住孕妇的手。

孕妇一咬在男人的手臂上,男人吃疼的放开自已的手。

孕妇又依旧用自已的长指甲挠着腹部。

“你……你对她做了什么?”

夏繁星一脸冷漠的看着这个男人,男人在接触到夏繁星的眼眸时,蓦然间变得害怕了起来。

她的眼睛,在话。

“我,我,夏远山在祠堂里。”

夏繁星看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以为夏繁星不相信他所的话,拍着胸脯保证道,“是真的,真的在祠堂里,不信,我带你去看。”

“杀了他。”

三个字,出时。

孕妇顿时停下自已手上的动作,她一下冲到男人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掐住男人的脖子。

她的嘴里,只有一句话。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其他的三名男人也回来了。

这三名男人一看见这二人如此这般反常的模样,皆是一脸惊惧的看着夏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