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官方版app免费下载

好家伙!

罗兰陛下不愧是歌罗法王子的好基友,远东人与迦南人,串通一气,搞了个“军火价格联盟”,企图垄断新大陆的军需供应市场,磨刀霍霍,打算在“大陆会议”这只肥羊身上,狠狠宰上两刀。

乔安看到相关报道的时候,禁不住暗骂远东的皇帝陛下与迦南的王储殿下好黑的心肠,真特娘的黑啊!

昆体良先生接着对来自新大陆的公使说:“远东人非常同情新大陆革命者的处境,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有可能为大陆军提供更积极的援助。”

把这些外交辞令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罗兰陛下让昆体良转达的原话:

“天底下最傻的事情,莫过于炒股炒成了股东,炒房炒成了房东,卖血卖肾资助废物闹革命。”

“我们远东人不想当冤大头,除非你们的大陆军打赢几场漂亮仗,证明你们并非‘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够资格成为我们的合伙人,否则休想从我们口袋里掏走哪怕一个铜子儿!”

……听听皇帝陛下说的这话,口吻实在不像一国之君,倒像一位豪横的高利贷商人。

去特娘的“自由平等”,“爱与正义”!

金钱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来自新大陆的公使先生,在寇拉斯堡惨遭资本主义的铁拳毒打,连夜给大陆会议写信,如实转达了罗兰陛下的态度。

现在,皮球被踢回大陆军那一边。

白衣妹妹在公园随心拍

想要获得国外援助,他们必须凭自己的实力先打上几场硬仗,证明自己值得投资。

然而现实是大陆军缺粮少枪,得不到充足的补给,就几乎不可能打胜仗。

南方人一毛不拔,大陆会议筹措不到钱粮枪械,只能指望外国友人提供军需补给。

然而想要获得国外援助,他们必须凭自己的实力先打上几场硬仗,证明自己值得投资。

……于是乎,新大陆的革命者们,就这样陷入了可悲的“死循环”。

……

1626年5月20日,就在大陆会议发表《独立宣言》短短半个月后,威尔诺亚东海岸的原住民部落代表齐聚石柱镇,召开部落联盟会议。

沃尔松格家族的立场不偏不倚,对新大陆的殖民者及其宗主国都没什么好印象,指出所谓的“独立战争”不关原住民的事,因此他们将在这场战争中采取中立,两不相帮,其实巴不得殖民者与宗主国自相残杀,同归于尽。

但是,并非所有原住民部落都打算对这场战争袖手旁观,目前已经有两大部落明确表态,决定以更积极的方式投身于这场即将到来的风暴。

首先是居住在约顿海姆大冰川东麓的瓦利部落,与温斯洛普家族的友谊已经维系了半个多世纪,曾在过往的多次战争中与斐真军队并肩作战,瓦利部落和卡吕冬岛上的山丘巨人部落,共同组成约顿海姆殖民政府的两大雇佣军。

瓦利部落的恩菲尔德王子认为,斐真正规军的力量明显强过草台班子的大陆军,现在支持老朋友温斯洛普总督剿灭反贼就好比搭“顺风船”,投入不大,战争结束后却能捞到不少好处。

除了摆在明面上的理由,恩菲尔德王子坚定支持温斯洛普总督,其实还有一个私人原因,就是他的家族已经皈依了“圣母兄弟会”,他本人还获得了厄喀德娜赐下的“蝠翼圣印”。

自从达宁堡发生神秘变故,包括狄宁和贝蒂在内的“圣母兄弟会”米德加德分会众多骨干集体殉教,温斯洛普伯爵就成了教会中无可争议的最高领袖。

瓦利部落的恩菲尔德王子和卡吕冬岛的淮亚女王,虽与温斯洛普伯爵属于不同的种族,却有相同的信仰,遵照教义必须服从温斯洛普伯爵的领导。

把宗教层面的隶属关系投射到政治层面,也就不难理解瓦利部落为何主张支持斐真王国镇压殖民地的反叛者。

与此同时,来自南方的亚尔冈京部落代表,则站在了瓦利部落的对立面,决定支持自家老乡──大陆军总司令乔治·瓦萨及其领导下的军队,积极参加这场旨在谋求殖民地解放的战争。

亚尔冈京部落的代表认为,这场战争不仅能够使殖民者摆脱宗主国的压迫,也将创造一个契机,促成殖民者与原住民并肩作战,相互理解,消除隔阂,于战争胜利后共同创建一个符合《独立宣言》精神、各民族平等的邦联制国家。

到了那一天,新大陆东海岸的各个原住民领地,都能以“主权邦”的形式加盟邦联政府,必要的时候亦可自愿退出,从制度层面彻底解决殖民者与原住民之间的矛盾。

沃尔松格部落坚持的中立原则,瓦利部落秉承的“谁赢面大就帮谁”的现实主义原则,还有亚尔岗京部落主张的创建一个新国家与设计一套新制度的理想主义原则,在这次部落会议上各自赢得一大群拥趸,三方据理力争,最终谁也无法说服对方,会议不欢而散。

就这样,当新大陆的殖民者与宗主国正式决裂,新大陆的原住民也难以独善其身,秉承各自的理念,投身于不同的阵营,无可挽回的走向了分裂。

……

·史料:《独立宣言》的外交意图(《美国独立战争简史》【英】斯蒂芬·康威)

尽管《独立宣言》的目的是为了给美国人拒绝王室权威找到合理理由,但它的主要目的不是国内的,而是国际的。

大陆会议领导人们知道他们需要外国援助,而如果美国人看起来还会回到英国的怀抱的话,是没有哪个欧洲强权会真的助他们一臂之力的。

《独立宣言》宣布一个新的政治体——美利坚合众国——登上了世界舞台,它可以与任何准备提供帮助的欧洲国家缔结相应的条约。

大陆会议在寻求可能的盟友上一点也不拖沓:9月,本杰明·富兰克林和亚瑟·李(arthurlee)就搭船向巴黎进发,进而向法国政府提交了一份条约草案。

然而,当这两个大陆会议代表抵达法国首都的时候,在法王路易十六的那些大臣看来,美国人看起来还远不具备合格伙伴的资格。

xiazaitxt